甜尤

别关注了,这个博主爬墙了
低产出,无效率,更文似便秘及
啥事都不会干的某十八线瞎几把磕博主

 

【岁岁清平】9.16晒戏活动·杀人游戏

谢谢大家的陪伴

岁岁清平:

这是一个各cp之间相爱相杀的故事,比较有意思的是,最后杀手令大家大吃一惊……


语c产物,偶有崩皮,望见谅。


勿上升


游戏名称:杀人游戏


地点:神秘大别墅


参与人员:


主持人(boss):楠楠 @哈利波特 


王俊凯、易烊千玺: @胭脂箩灵  @楠楠立正叫嫂子 


Karry、千智赫: @白小萌  @乔瑄 


林惊羽、小七:彤彤   @桜棭 


夏常安、谌浩轩: @Scar七  @玖倾  @胭脂箩灵 (串)


邬童、尹柯、班小松: @口苗le个口羊    @淺憶 @是纠可儿不是纠可 


游戏说明:


所有参与的人每人写一段进入到这个环境里面的戏。


1.杀人的人要写一段戏【最好放弃原有的鲜明格式以防暴露】发给boss,boss会将杀手的戏放上来,【杀手要符合皮气!】杀死一个人。


2.杀死的那个人,需要写一段那个被杀的人写被杀的戏,自己发遗言。


3.其他人,写出一个戏关于凶手是谁的。


所有杀手的戏都由我放出。


遗言除外,死后不得再发言。


【会有两名杀手,轮流杀人】


游戏规则:


1.白天都在别墅大厅内。【投票,讨论都在那里。】


2.日落每个人都得回到小房间度过。


3.死者【前两名被杀手杀死的】可以有遗言,不能过分暴露杀手身份,拿捏度数。


4.没有顺序,就当日常戏写,接话就行。


5.不可崩皮


 游戏背景: 


夕阳西下,一幢古老神秘的两层大别墅伫立在一片静谧和茂密的山林里,夕阳把别墅的外墙与窗户玻璃映得诡异地通红,门口骑着马的石守卫栩栩如生,喷水池里的水清澈得没有一片落叶,而别墅上空偶尔响起的乌鸦叫声,仿佛在召唤着人们,快点到来。


游戏开始:


林惊羽:


【听闻大王村最近有妖物肆横,欲提剑去除妖,临走在即,小七非要跟随左右,拗不过人,只得携人上路。本打算御剑飞行,却想让人多看看外面的世界,便改变注意,抄近路走。】这路似乎是走错了【眉间微蹙,记忆中这里应是山间小路,现在却身直一片森林里。心中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,握紧身边的人,沉声道】跟紧我。【快步往前走,发现前方有一间庞大而古怪的屋子,屋子结构风格从未见过,心下隐隐有些好奇,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屋子走去。推门而入,却见里面富丽堂皇,是从未见过的景象,只是屋中气氛森然诡异,却非长待之处,忽然,那种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,连忙对身边人道】不好!这里危险!我们快走!【拉着人急忙转身准备离开,却见大门一声骤响,紧紧关上,上前使出浑身解数,却不见门有分毫挪动,心中大急,使出斩龙剑向门劈去,仍未伤及分毫。】 


小七:


【突然改变的环境和惊羽突然严肃起来的神情让自己莫名有丝丝慌张,下意识的要躲在惊羽背后时甩甩头,伸出手释出一股力量尝试帮助人,大门却依然毫无动静。一直不懈的尝试打开大门得出的结果是法力被过分消耗,气喘吁吁的退后两步,默默打量着四周的环境,完全陌生的格局加上过分幽暗的光线让人心里不住打了个寒颤,悄悄拉住了人的衣袖】


夏常安


【悬挂的夕阳依然染红了半边天,身前不高的小山却是将都市的繁华全都隔绝开,终是在一片树林后找到了这山林里的别墅。看着不远处有些复古且被晚霞镀上了一层红光的别墅,跟对方发来的照片比对了一下,加快了步伐。按照少年的要求来到了指定地点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那么急切地让自己过来。】


【看着面前的少年,语气里是不解的疑惑】“常安,你这么着急找我来,有什么事?”


夏常安:


我???【回头看见跑得气喘吁吁的少年,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问自己,眼里满是疑惑】不是你叫我来的吗?而且你的电话还打不通,我找了你半天


不是你说你从你爸爸那知道了一些001的消息,让我过来的吗?我什么时候找你了?【打开手机里的短信,扬扬手机】你说你到底要干嘛啊,选这种地方,那么阴森森的,刚才可把我吓的够呛【看着奇怪的建筑和阴森的地方,忍不住再一次把心里的吐槽说了出来】真不明白你哪儿找的这种地方


谌浩轩:


【看着少年打开的手机短信,上面无一例外的是让他到这个别墅,说有关于001的信息告诉他,让他赶紧过去,上面的图片和自己收到的一模一样。而这些短信的发信人一栏,全是自己的名字】


【压下心底愈来愈深的疑惑,抬眼看着少年也不解还有些生气的眸子,说道】“常安,我没有给你发过这种短信,反而是你,发短信催我赶紧过来,打电话也不在服务区,只一味说你有急事,还发给我地址和图片,让我不要找错。”


【打开短信,递给少年,内容全是对方的催促。看着面前的别墅,偶尔会有乌鸦的叫声划破这寂静,平添了几分寒意。】


夏常安:


什么??这不是我发的啊?【看着对方手机里奇奇怪怪的信息,除了让对方过来的理由不一样,其他格式真的一模一样,心里慢慢有一种恐惧升起】浩轩,我向你保证,这真的不是我发的,看来是有人故意向引我们俩过来,我感觉不太好,你觉得怎么办?


我从早上起来就收到了你的消息,让我一定要过来,我打你电话你也不接,我怕你是真的有急事就赶过来了,怎么会这样?【看着浩轩的眼睛,发现对方和自己一样眼中都有惊恐不安和疑惑得情绪在里面,原本平时里动听的声声鸟鸣在此时也显得幽深恐怖,一声声,竟有种让人脊背发凉的感觉】


谌浩轩:


“看来,我们今天必须进去了”


【注视眼前的如血残阳,心里有了结论。】


【对旁边还有些害怕的少年说到】“常安,都到了,进去看看吧。”


夏常安


嗯,好吧【看着旁边的少年,心想怎么也不能让他自己去】


千智赫:


今儿天色阴沉的很,压的心里头不住的发慌


前几天和学长约好,要来这京郊别墅度假,也不知道空飘飘的山顶有什么吸引人的。不过瞧着这天,只怕是要下雨的。下雨…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,他晃了晃头,止住了心思。【不过…有学长啊,只要他在,就是不出门也是好的吧?】把刚刚折好的纸鹤放进盒子里,匆匆洗漱好后便要去叫karry起身。


Karry:


许是今天天气有些沉闷,惹得自己也没怎么休息好,被噩梦吓得醒来时额头全是冷汗,起身用冷水洗了洗脸,顺势撑着洗手台回神,想着前几天商量的出游的事情,恍神中听到外面有敲门的声音,随口问了一句,也没望着回话,自顾自的打开门,瞧着自家小朋友站在门口


/收拾好了?想想看有没有什么要紧的东西没有装,好了我们就出发/


说罢在小朋友唇上偷了一个吻,促狭的看着人脸热的模样,没忍住揽住人腰身朝门外走去


千智赫:


推了推karry的身子,对这大早上的亲密不适应。【准备了饭团和三明治,凑和吃吧】不乐意出门,无奈karry推着他走,别扭的很。【我说去看看天安门多好,学长你非要讲情调…】karry开着车,也不晓得目的地。很可惜,天不随人愿,也全了自己的心思。瓢泼大雨的下,偏巧车子没了汽油【哪儿有个屋子,咱们去躲躲罢。复古的情调】 


Karry:


外出没有考虑到下雨的情况,此刻只有手中的外套权可以当做避雨过去的物件,只能双手举过将人拢在怀里快步跑过去,老宅似乎是没有锁,还没有上台阶大门就慢慢悠悠的打开,本来只是准备在门口躲躲雨再继续找路,现在也被斜风暴雨逼得不得不进门去,怀中的人似乎是有些怕了这样的坏境,有些抖索的靠的离自己更近了一些/乖,不怕,我在


邬童:


(前几天和尹柯不欢而散后,一直保持着低气压。可是早就约好要到陶西提供的地址去考察冬季集训的住宿地,所以再尴尬也还是一同出发了)这什么鬼地方?(和其他两个人根据陶西给的地图,跋山涉水终于在略微阴森的山林中,看到了一幢古老的别墅,门口巨大的石像仿佛有生命般地注视着三人)是这里了吧?(打开手机对比了图片,确定是他们要找的地方,就率先走向前)你们跟紧点儿,丢了我可不负责。(说着还是忍不住看了身后的尹柯一眼,裤袋里的拳头紧了紧,最后还是头也不回地走在了前面,敲了敲古老却一尘不染的大门)


班小松:


【看着眼前这栋冷清诡异的洋房别墅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心里暗骂陶西选了什么鬼地方。又望了一眼身后两人仍在闹着别扭,那气压低的堪比下雨前的魔都,心道真是前有虎狼后有豺豹。眼瞅着邬童丢下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后便大步走进了别墅,心里还是有点犯怵】我们真的要进去吗?【咽了口口水有点纠结的向尹柯问到】


尹柯:


(昨天因为自己与那人闹得不愉快,一晚上都没能睡的安稳,但今天陶老师却让他们去考察冬季集训的住宿地,尽管很困,但还是忍住了困意与倦意和班小松他们一起出发了。一路上都很疲惫,虽然刚才在车上小眯了一会,但也没能缓解多少,没什么精力去观察周围环境,只是跟着他们走着,自然也没注意到前面那人的眼光。直到听见班小松叫自己的名字)恩?(这才看到眼前的古堡)


班小松:


尹柯……这里那么阴森……我们真的要进去吗?【有些不安的后退了几步】


尹柯:


进去吧(安抚的对他笑了笑),没事的小松


班小松:


那也只能这样了……【鼓起勇气走向那扇铁门大有英雄就义之感】


邬童:


没人应门。(皱着眉头,回头看向身旁两个人)


班小松:


那……直接闯进去吧…… 


尹柯:


(闻声也皱起了眉)没人(心中此刻也隐隐有些不安)】


(忍不住看向邬童,想询问他的意思)


邬童:


(顺着班小松的话,稍微用力,门竟然开了,和尹柯交换了个眼神,点点头)那就……进去吧。


王俊凯:


千玺!我东西落在哪里了你等等我去找找【原路返回,在漆黑的巷子里穿梭】好冷【乌鸦鸣叫着,一切都是那么诡异,自己为什么就把东西丢了呢】【本事就怕鬼的自己不禁开始浑身打哆嗦】千玺……我怕【但又发现发现不在身边,小石子滚落在地上,到别墅了呢,刚踏进黑暗的大门,捡起石头却听见飒飒的响声】谁!谁在那!?【警觉的抬起头】是谁?!【啊的声音在别墅里回荡便没了声响】


易烊千玺:


【等了许久也不见人回来,心里开始有些不安】这个傻子……说要找东西,怎么还不回来……什么东西这么重要非得现在去找……【不自觉的皱起眉头,拿上手机穿好外套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】


【外面的风有些凉,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】今天怎么这么冷……【走在漆黑的巷子里不由得开始头皮发麻】【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,惊起了树上的乌鸦扑啦啦的飞起来使得夜色更加诡异,不知不觉走到深处,眼前渐渐出现了一桩诡异的别墅】这里什么时候……有这么大一桩别墅了……【吞了口口水,壮着胆子推开了别墅的大门】


BOSS


 在这里听见我的声音是不是特别害怕,惊喜吗?意外吗?【黑漆漆的别墅内回荡的不知名的声音】别害怕,我就无聊了,抓你们玩个游戏哟。在这个游戏里,你们都会死的哟~我已经把你们的同伴两人换成了我的人哟,可能你身边的人就是杀你的。【病态笑】如果够精彩,我会让你们都回到现实。如果不够精彩,那……你们就陪我一起回到魔域吧!【偌大的别墅,空荡荡的,每个人都静静的待在各自房间里。】我会看着你们的,玩的愉快哟~哈哈哈哈哈。【猖狂的笑声回荡在耳边】


  你们是不是不习惯黑暗呀,我……可是整日生活于这黑暗之中的人呢,给你们一点光吧,在光里面体会人性的黑暗吧。【微弱的红光从墙的角缝中透出来,看不清人脸,带着丝丝的诡异,能听见房子外树木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】每一个夜晚,你们都会失去一个同伴,直到你们找出不是同伴的人。


  今夜的月色真美,就像血色一般艳丽,令人迷醉。【看着窗外的发红的月亮】而你是不是也期待今晚的游戏呢?


【(砰!)每个人被关在各自房间里】游戏开始【机械音回荡在一个个小房间内】


 


 


夏常安:


浩轩呢?为什么我一个人被锁在这里,浩轩??浩轩??【本来就有点害怕,一跟谌浩轩分开了后真的有点慌了】


邬童:


(试图把门打开,却徒劳无功,不爽地踹了两脚,然后想到什么,立刻冲到与隔壁房间相隔的墙边用力捶着)尹柯!?尹柯你在隔壁吗?(可是回应自己的只有拳头砸在墙上空洞的响声)


班小松:


【周围一片漆黑,摸索了半天也没能找到门双腿害怕的直打颤。回想起当年深夜潜入学校一事不禁大喊到】果果——!是你吗?别玩了!很吓人的!【依旧是一片寂静,没有任何应答。心底的恐惧又加重了几分 这才意识到事情比想象的更严重】


易烊千玺:


【突然的黑暗让人有些发慌,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,等眼睛适应黑暗后摸索到门前,使劲儿的拍了拍】王俊凯!王俊凯你在吗?!【过了许久没有听到回应,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偌大的房间里回荡,静的可以听得到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】


BOSS:


【夜色渐深,慌乱的人们毫无防备的睡了,空气中弥漫的催眠香。杀手拿好自己的工具准备这次的狩猎。】


 


【杀手】


月黑风高夜,杀人放火天。


他扯了扯嘴角,合眸掩去眼底的笑意。别墅里住的屋子是隔开的,索性他也没什么可牵挂的人。


他不知道要去做什么,或许也没什么可做。男人沉睡的面庞刺激着他,让他心底有了几丝杀意【真是越来越像了】


他用的是抱枕,闷死之后人安宁而平静。


【睡吧,好男孩。】


 


【光明渐渐到来,幽暗的别墅也亮堂起来,人们从梦中转醒,门也悄然开启。】


 


夏常安:


【门突然打开了,本就睡得不安稳被突然惊醒】啊!


邬童:


(混混沌沌地过了一夜,神智慢慢变得清明,人不知不觉已经在大厅里,环顾四周,发现正走下楼梯的人,紧张地冲了上去)尹柯!(一把将人搂进怀里)


尹柯:


(还没彻底清醒,就被人一把抱住,着实吓了一跳)


(一转头却发现是熟悉的那人,昨晚一夜的不安瞬间消失了,眼睛也有些酸涩感,开口唤道)邬童】


【刺眼的光线突兀的射入房间,伸手挡了挡忽觉有什么不对的猛然睁开双眼】大家都没事儿……【话音未落就见眼前两人卿卿我我缠绵的抱在一起 心道这下可要长针眼了……】


易烊千玺:


嗯……【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,被突然照射进来的光刺得眼睛生疼,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是因为找人而进入的别墅,之后便便迷迷糊糊的睡着。环视四周,起身向楼下走去】


林惊羽:


【缓缓醒来,却见此处是一处极为庞大的屋子,屋内有许多奇装异服的人,隐约记得醒来之前是被一阵天摇地动给镇晕的,忽然想起,还有身边的人,急忙大喊】小七、小七!


小七:


【一整晚都在陌生的环境下,睡得不安稳,为了避免危险发生时来不及逃脱便化作狐形,早在门打开的瞬间就已经窜进大厅里躲在沙发底下,听到惊羽的声音才不安的走出来,扑进人的怀里】


林惊羽:


【接住扑进怀中的人,紧紧锢在怀里,不断低声轻喃】幸好你没事。【忽听前方一阵躁动,携人走过去,心道既然来到这陌生的地方,不如问问前面的人】各位,打扰一下,请问这是何处。


夏常安:


这里。。。我们也不知道【看着眼前人的衣着】你们不是这里的人吧,不过这小狐狸好可爱啊【伸出手想摸摸小狐狸的脑袋】


千智赫:


【起了身,没有karry在身旁,即使被子在暖和也睡不安稳,推了推门,发现之前反锁的门解了锁。忙出了门,在屋外客厅里喊】学长,你被关在哪儿了?


林惊羽:


【将人护在身后,警惕的盯着眼前的人】阁下请自重。


小七:


【警惕的看着伸过来的手,陌生环境和整晚看不见惊羽的恐慌感生出的不安,让自己下意识的露出犬齿试图威吓对方】


Karry:


阳光略有些刺眼,恍惚间似是看到房门悄然打开,起身觉着自己的脑袋越发的昏沉了,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走出门外,大堂零零散散的站着些人,面孔看着陌生,四处瞧了瞧,自家的小朋友瑟缩的站在角落喊着我,知道人是吓坏了,赶忙快步走了过去将人揽在怀里/在这儿,乖,吓坏了吧


班小松:


哪儿不平安啊……这一大早不好好的抱在一起吗【小声的吐槽道】


尹柯:


(听到了班小松的话,耳根顿时发烫,推了推邬童,示意他注意一点)】


邬童:


你没事就好!(放开怀里的人,心有余悸的打量着他的全身,知道确认没有大碍,才瞪向旁边人)班小松,能活着哪来那么多废话 


尹柯:


我没事(说着又看了看所有人)王俊凯……呢(心里瞬间有了一个答案,转而有些担忧地看向千玺)千玺,俊凯他……】


千智赫:


【有了karry在一旁,心里踏实了不少。咧了咧嘴角,道】这是什么啊?学长在美国遇见过吗?


【又听闻尹柯的话,道】还没睡醒么?


易烊千玺:


【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他,看着大厅里成对人,琥珀色的眸子黯了黯,心里隐隐闪过一丝不安】


邬童:


王俊凯?王俊凯是谁?(看着尹柯一脸不安地跟一个……看着面熟的人说话,不禁皱起了眉头)尹柯,你们认识?这房子,昨晚不止我们三个?


尹柯:


具体我也不知道(皱了皱眉),但千玺哥不会一个人来这么远的地方,所以我猜王俊凯肯定和他一起来的】


易烊千玺:


你是...哪位?【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,看到那张和王俊凯极为相似的脸惊了一惊】


Karry:


看着大堂里的人,有些走神,头越发疼的厉害,按压着太阳穴轻摇摇头,略微好了一些倒没什么大碍了,曲指勾了勾人的鼻尖载人耳边轻声道/这些人你都认识?昨儿晚上哪去了?


大Boss:


害怕吗?去最后一个房间看看你的朋友吧。【变声器将声音变得很诡异】


夏常安:


你们。。。去吗?【有些犹豫,旁边都是不熟悉的人,却还是出声询问】


林惊羽:


【略一思索,定了定神,坚定道】去!此处尽是玄机,你们跟紧我!【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】


邬童:


(当然也是听到了那把空洞阴森的声音,抓住尹柯的手臂,顺手扯过班小松的衣领)我们……去吗?


尹柯:


(抿了抿唇,看着身旁的人,心里到底安心许多,于是说道)去吧(反手握住邬童的手)


邬童:


(因为对方手掌的温度而怔愣一下,然后就用力的握紧了)嗯!那,我们上去吧。班小松,别愣神了,快跟上(说着就跟着大部队上了楼)


班小松:


好……【一边嚼着狗粮一边三步并作两步的跟上楼】


千智赫:


【戳了戳karry,道】学长,我们要跟去吗?他们和我们长的好像,可是我一个也不认识。


Karry:


抬头听见有人似是询问我们的意见,抬手揉了揉小朋友的额头/赫赫在这里怕吗,怕的话我们就一起去看看


千智赫:


有一点【往人怀里靠了靠】咱们也去吧,这里空荡荡的。【咬了唇,复】总归咱们两个都好好的,那些邪门的事儿也来不了。


易烊千玺:


【听到声音后心里的不安感愈发强烈,快步走到最后一个房间门前,微微颤抖着手推开门】


夏常安:


浩轩,你在哪?【回头去寻找那个牵挂的人】【有点慌】浩轩,你在不在?


谌浩轩:


常安,怎么了【往夏常安身边跑去】


夏常安:


【一把抓住浩轩】你吓死我了,你有没有怎么样?


班小松:


【虽有些不满但这诡异的气氛已让人不得不不在意这些】


小七:


【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不禁打了个寒颤,却依旧倔强的离开人的怀抱化回人形,一言不发的紧跟着惊羽】


林惊羽:


【带着几个人,前往那出奇怪的声音所说的最后一间房屋,缓缓推开门,却见一具尸体橫窝在那儿,心中一惊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】


Karry:


陪着人一起在大部队后面走着,看见床上的情况心中顿时有些慌乱的感觉,赶忙捂住人的眼睛/这里大概不适合你


千智赫:


【被karry遮住了眼睛,也没看清屋子里的东西。转而趴在人身上,道】出了什么事情吗?


Karry


下巴靠在人的额头摇摇头,扶着人的脸按在自己怀里,轻柔的安慰着怀中的人/没事儿,在我怀里好好待着就好


夏常安:


浩轩,我们也过去看看吧


 易烊千玺:


【看到房间里熟悉不过的那个人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,心里想被刀子剜了一样,一滴一滴的在滴这血,眼眶泛红,眼底平静的仿佛是一潭死水,狠狠地咬住嘴唇,攥紧了双手】


邬童:


尹柯,别看!(转身用身子挡住尹柯的视线,不想他看到房里的惨状)


尹柯:


(手掌挡住了视线,但直觉告诉自己,王俊凯恐怕……)


(轻轻拨开邬童的手,和他交换了一个安抚的眼神,走上前,揽住千玺的肩)千玺……】


班小松:


【微微一愣】这是……做梦吧?绝对是吧?【不可置信的连连后退双手紧攥成拳】


夏常安:


这。。。【看着那张面容相似的脸】凯。。凯哥?


林惊羽:


【强忍住心中的不适,将人抱在怀中,手覆在人眼上。环顾四周,见这群人均是手无寸铁的模样,只得抽出斩龙剑,将众人护在身后。】谁!是何妖物,竟在此为非作歹!


小七:


【看见站在尸体面前似乎在极力忍住情绪的人,不禁心生不忍,走上前递上帕子】那个,你,你不要哭了,唔...想必...想必他也不希望你这个样子...【未讲完便被人扯进怀中】


易烊千玺:


【转过头去不再去看房间里的场景,闭上眼睛,下唇似被咬出了血,再睁开时,眼底似乎多了一丝……死寂】


Boss:


你的朋友真的是……深情呢。听听吧……他脑子最后的想法。(boss的声音换成了王俊凯的声音)【在被枕头捂住面庞的无助感充斥整个大脑,原来我就这样要死了啊,我希望千玺能好好活下去,千万别报复凶手】


林惊羽:


【听见方才的声音,心下全是怒意】你是谁,快出来!!这样躲在里面不出声,究竟是何意 


邬童:


(空气中飘荡的空茫的声音,让人毛骨悚然,寒毛竖起,立刻把尹柯和班小松拉回身边,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警惕地退出房间)这里,除了我们,就没有别的人,那么……凶手……肯定在我们之中吧? 


易烊千玺:


【听到熟悉的声音后身体开始颤抖,因攥的太紧被指甲戳破的手掌流着血,眼角落下泪来】


大Boss:


感受到了吗?死亡的来临,给你们一次机会,揪出凶手的机会。投票吧,越早,找对人,你们的朋友就能少死一个呢。继续吧,你们想想吧,昨夜是谁呢?


夏常安:


我们这里互相都不信任,杀手就在我们之间【看了看四周,默默往浩轩身前跨了一步】你们,觉得呢?


尹柯:


(饶是自己处变不惊的性格,此刻也有些害怕起来,周围的人……究竟会是谁,身形也微微有些颤抖,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忍不住抓住了眼前人的衣角)


千智赫:


【一旁愤怒的声音嚷着,不禁一抖。执意的瞧了瞧场面,又听那机械声音,道】你是谁?为何要把我们关起来?【又掏出纸巾,给了那男孩儿。全然没敢看床上一眼】


Boss:


十分钟以后,我来收取投票信息,不然……我就点兵点将了,自求多福。【boss似乎声音变得有些轻快】你们别问了,都是无用功。只要赢了,我就……告诉你们。


邬童:


是……那个最迟下楼的,说话像机器人的人吧?(看向方才附和自己的话的那人身旁面无表情的人(谌浩轩))是你对不对!(正义感让内心的愤怒飚到最高,指着那人一顿大吼)


夏常安:


(到底还是要静下心才行,冷静下来,眼前的邬童却是个急性子,见状他赶忙出言制止邬童,冷静)


谌浩轩:


我?【依旧面无表情】如果是我我绝对不会用这种方法


夏常安:


你别乱说话!!!【红着眼打断眼前这个人的话】他不会,谌浩轩是全世界最善良的人!!


Karry:


扶着人朝外面走了走,朗声道/我们在这门口待着也不是回事,先去大厅,什么,不管这个人有什么鬼主意,在一起肯定会比分开要好得多,至于逝者,就让他在这儿,不便打扰/说罢,不顾身后的动静,揽着人走下楼扶坐在沙发边


易烊千玺:


不管是谁……我早晚……都会让他……付出代价。【不去管手上的伤,冷冷地环视大厅里的人】


夏常安:


每个人先说说自己的来历吧,不要再乱冤枉人了【瞪了一眼刚才那个指责浩轩的人】


尹柯:


(看着大厅里都渐渐有些浮躁激动的人,沉了一沉,略大声的开口)大家都按他说的来吧


夏常安:


我先说吧,我是夏常安,来自2050年,我是。。。我是一个AI【想了想,这个时候有的事情还是不要隐瞒的好】


谌浩轩:


千玺对吧,刚刚录音里的人让你不要复仇,你打算怎么办【看向易烊千玺】


易烊千玺:


【不怒反笑】要是你,你会怎么做?【带有敌意的看着眼前的人】


尹柯:


(对那人的话有些不满,千玺刚刚经历这些,他这话分明是在……)还是先介绍下自己吧】


千智赫:


我是千智赫,他是karry【指了指学长,坐了沙发】都是学生,也是恋人AI是什么?


夏常安:


你们不要这样看他,他是谌浩轩,他。。。有些私人原因所以他说话是这样的,AI是。。。是。。。是机器人。。。


谌浩轩:


我没有恶意,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【皱眉】


林惊羽:


【冷眼看着这些人,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话,那个人说凶手在这些人中,自己本是不信的,可如果不选出凶手,万一真的被这神秘力量害死,自己死不足惜,可小七……看向身边的人,轻声问】你觉得是谁,


小七:


【轻轻挣开覆在眼上的手,看着周围依旧陌生的环境,强压下心中的不安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环境。听见身边的人询问自己的意见,轻轻的扯着人的衣袖,想起与房间格调格格不入的抱枕小声的说着】惊羽,那个看起来软绵绵的东西,感觉...跟整个房间的风格很不同......


尹柯:


(看着场面已经一度无法控制,略带无奈的开口)我是尹柯,他是邬童,这个是班小松,我们是……来自双清市的,今天本来是打算来考察冬立营的地点的……】


Karry:


任了小朋友介绍了自己,摇摇头算是回应着小孩儿的问题,楼上的尸体还在脑海中回想着,一遍一遍的扫视着这群人的面孔,端的一副无辜的模样,让人不得不防/


夏常安:


我和浩轩是收到了一条匿名短信,所以来到


谌浩轩:


【抱臂沉默不语】


班小松:


【一个人呆在角落里整理了一下情绪】大家……投票吧……再这样争论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……十分钟快到了……不管怎么说总比点兵点将来决定命运好吧……


Karry:


握住人的手,将人用的力气卸了下来,揽住人在自己的怀里,听着人催促的声音冷笑一声/急什么,这不是还没有到时间,是怕推你出去送死了?


邬童:


我看就是那个叫谌什么的(冷冷的看着谌浩轩)今天早上为什么最迟下楼?是要湮灭什么证据吗?


夏常安:


我说了不要把矛头指向他!!【忍不住有点发火了】


谌浩轩:


我是在看现场有没有留下可以的痕迹,麻烦动动脑子再出言论【依旧波澜不惊】


尹柯:


(对邬童的说话方式略有不满,但,那人一直是如此,因而也没说什么,毕竟现在只有邬童和小松是可以信任的了)


邬童:


【对夏常安】哼。那你倒是说说谁比他更有嫌疑啊~(不屑地嗤笑一声)


尹柯:


(再不加制止,恐怕这两人下一秒就要打起来,于是赶紧上去按住邬童)邬童(示意他冷静一点) 


谌浩轩:


你为人处世都这样吗【皱眉转向说常安的那人】你一直说别人有嫌疑,为什么我倒觉得是你,但我不会像某人妄下结论【转过头冷漠脸】


千智赫:


我们真的要听它的吗?【缩了缩脑袋】十分钟的时间…可是投了票,又会怎么办啊?白白送死吗?【捏着的手指关节发白,也不知道痛。】


小七:


【见身边服饰跟自己和惊羽风格大相径庭的人,轻轻的开口说】我是小七,是...来自狐岐山的狐仙,这位是林惊羽,是我的恩公....


林惊羽:


【瞥了眼人指的东西,却不识得是何物,见众人已互相猜忌,想到小七是狐妖的身份,暗自握了握人的手,示意他别说话,沉声道】在下师承青云山,是一名道士。【刻意加重了道士二字】如果让我选择……【看向那个自称什么机器人的人】你确实不似人类,恕在下失礼了,我认为是你。


夏常安:


我?你身边那位更有嫌疑吧【看向班小松】我们每个人和都有一些关系吧,我是看得出来的,只有他,是一个人


Karry


安抚的拍拍小孩儿的手背,背后已经是冷汗一片,仔细的回想着每个人的表现,深呼吸一口气/我也觉得是班小松,他似乎有点太着急了些


班小松:


一个人?不见得吧?【指了指身后的俩兄弟】虽然我没有对象但以这个怀疑我就很奇怪了,我投夏常安。


谌浩轩:


邬童【微皱眉】


邬童:


班小松给他一百个胆都不敢杀人好吗?(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怀疑,火气再次上涌)那个古代人说得对,说不定是你才对!夏常安是吗?机器人本来就冷冰冰,杀人也不眨眼吧~


夏常安:


虽然觉得这话听上去有些怪怪的,但到底也不喜夏常安说班小松,于是冷冷的开口)行了,投票吧,我投夏常安】


班小松:


我不是着急,我只是想提醒大家不要做无谓的争吵【皱眉】


小七:


我...【默默望向惊羽,再带疑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自称夏常安的人,再想想他奇怪的来历,虽觉着有些对不住他,但也开口说】我依恩公的意见,我也投夏常安。


邬童:


现在谁能保证谁不是凶手。(冷冰冰的语调)


尹柯:


(听到这话,心里咯噔一下,所以邬童他是……怀疑我吗,转头看向班小松,发现他也皱着眉)


大Boss


感情很深吗?不错。来……消失吧。【话音一落,夏常安从众人眼前消失了。】


林惊羽:


那,这人是杀手吗?【冷声道】


谌浩轩:


常安!【皱眉伸手奈何没有抓住,转头看向那群人】我们没有恶意,为什么一心怀疑常安【紧握拳全依旧满脸波澜不惊】


邬童:


(话还没说完,眼前的人竟然就消失了,不自觉后退了一步)竟然真的就……你,你究竟是什么东西!?(对着空气不满地大吼)


【游戏继续】


Karry:


面前的人突然消失,让整个别墅的气氛又低沉了一些,眉头紧皱着等待着那个系统音的审判,事情似乎发展到了一个不可预判的阶段/智赫,怕不怕?抱歉,好好的一个假期,被我弄成这个样子


千智赫:


【眼前的人突然消失,心里一冷】无谓的争吵。想必是它最想看见的。【把头靠到karry肩膀上】没关系的【又起身去了一旁冰箱,拿了两个罐头】学长吃点吧,三明治在车上,没带下来。


班小松:


【觉察到尹柯听到邬童一番话后有一丝震惊小声安抚他道】邬童他现在在气头上,说的话权当气话罢


尹柯:


(其实自己又怎会不知,只是……示意班小松自己没事以后,重新开始审视场上的局势)


【天黑了,夜晚来的特别快,人们都已经昏睡被送回房间,紧闭着门,杀手又开始新一轮的运作。】


 


【杀手】


【当古老的挂钟敲响了第十二声钟声,缓缓地睁开眼,看着漆黑的天花板,嘴角勾起了一个嗜血的弧度。无声无息地开门,然后进入到一个响着轻微呼吸声的房间,屋里没有光,但眼中的红光却把房间里的一切看的无比的清晰。缓缓迈开脚步,在床边止住脚步,看着对方安详的睡颜,瞳孔瞬间收缩。】好好的睡吧,直到永远。【在那人转醒看见自己惊恐的一刻,瞳孔瞬间收缩,双手狠劲地掐住对方的脖子,手下的人发出的痛苦呻吟让血液沸腾了起来,但那人并没有放弃挣扎,手脚不停的扑腾,挥落了床头柜上的书本,在地上发成一声小小的闷响。为了不让他发出巨大的响声,爬上了床铺,用双膝压住那人不停挥舞的手臂,继续不停地加大手中的力度,直到身下的人不再挣扎,无法呻吟……】谌浩轩,永别了。【冷笑着看着床上失去生气的人,拖着枕头再次无声无息地回到房间,安然入睡。】


 


【天亮了~门又开启,不知道带来是怎样的噩耗。】


 


【遗言】


(看到前面的一个人被闷死,我也被闷死,那人的手好像很有力道,就这样了)


 


【游戏……继续】


 


开始投票


 


Karry:


似乎就和前一天没有经历似得,就连房间都是一般,强制入睡让自己不舒服的厉害,撑着下去,却发现原来的那些人中,又少了一位,想着大概也知道了是什么情况,情绪渐渐地有些崩溃,看着小孩儿来到我面前,只将小孩儿搂在怀里


/你在就好,你在就好/


耳边是昨天的那个声音,冷静自持,却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些线索,手很有力道,四周环顾了一周,都是男人力道肯定不会小,死者也是,那就证明力道比之一般男人要更大一些,思及此,在人手上面的研究就更深了一些


千智赫:


我在……学长我在【扑到karry怀里。一个又一个的死亡,心里头愈发害怕】学长,怎么办?【瞅了瞅自己的手,没说话】


邬童:


(看着一众互相警惕的人,再次把尹柯拉到身后,回头给他一个“我相信你”的眼神,就再次扫视大家,最后视线定格在一个地方)谌浩轩说,那个人手很有力……(看向一直拿着剑的某人)谁的手力能比得过长年拿剑的人。


尹柯:


(有些犹豫,但还是定了定神)我同意邬童说的(心里有些不安,却被自己用力压制下去)


班小松:


很有力道……【小声呢喃道顿时心下一惊看向那持剑之人】林道长……你……


易烊千玺:


【默不作声的观察着一切,当听到线索“很有力度”的时候,微微缩了缩瞳孔,心里有了打算】


小七:


【听见有人怀疑惊羽,连忙抬起头说】不可能是恩公!恩公他...常年握剑,力度难免都会偏重其中一只手的!但看这个哥哥他的勒痕没有明显差别...而且...而且...恩公他要动手也会用剑!何况我相信恩公,他,他不会这样杀人!


尹柯:


(眼眸闪烁,似乎有些同意那人的话,但终究那个就只是一瞬,片刻间便恢复了平静)


邬童:


你是不是傻?他用剑的话,谁还不知道他是杀手了?(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)


易烊千玺:


【突然笑出声】你们是不是都傻了,啊?林惊羽如果想杀人的话,直接用剑或者是法术就好了啊,干嘛这么大费周章的掐死人?【漫不经心的说出一番话来,嘴角含笑】


班小松:


如果是这样不就太明显了吗?用蛮力才会让人不怀疑啊


易烊千玺:


不,你错了,我前面说了他是会法术的,他尽管可以用法术抹去一切痕迹,又怎么会让你看的出?况且……如果你是杀手,恐怕也会选择最简单的方式吧?【一本正经】


班小松:


能杀人不留痕那不也是某种程度上的明显吗?【思索一番后皱眉应道】


小七:


【思忖了一下,迟疑的开口】其实...我怀疑这位哥哥...【将手指向karry】


千智赫:


那岂不是都知道他是凶手了?【看见那狐狸指向karry,忙起身怒道】学生一介,哪有那么大的手劲?


林惊羽:


【冷眼看向众人,有几人指自己是杀手,对此吹之以鼻,原本不打算作声,却见小七挡在自己身前,心中那片地方瞬间柔软了起来。】各位听我一言,在下乃是道士,以除魔卫道为己任,怎可害人?不过若我死能换来更多人的安生,也无不可,不过,在此之前……【看向那个叫邬童的人】阁下手中有茧,想必平日也是有武有力之人吧。


Boss:


好了,别想了。给个答案吧。我不是有耐心的人,话……不想多说了。


小七


我投他。【心里虽有不确定之处,但依然指向karry】


邬童:


我每天练投球,手上当然有茧~(淡定的对上林惊羽的双眼)我们棒球队谁的手没有茧的。


易烊千玺:


我……投邬童。【依旧漫不经心】


千智赫:


【指向林惊羽】


班小松:


林道长【有些不忍但还是坚定的指向他】


林惊羽:


在下投邬童【不再理会那人】


尹柯:


的确,照你这么说,我们也是怀疑对象喽(依旧是微笑,却有不那么纯粹)我投这位道长


小七:


【眼见指向惊羽的人越来越多,眼底的惊色再也藏不住,身子开始不住地发抖】 


Boss:


很好……林惊羽 走吧。【又一人消失】


【游戏继续】


 


【天色暗了,人心惶惶,似乎每个人看人的眼神都不一样,睡吧,有可能是最后一夜了,门闭紧。】


 


小七:


不,不是恩公的...不是的....不是的....【眼眶渐红,口里执拗的喃喃着】一定不会是的...不会的...这是假的...不...【手抓住头发,无力的蹲下】


【杀手】


又是一个好天气,下雨刮风


一根绳子


睡吧


【我的天使】


 


【天亮了,眼神都淡漠了,游戏越来越有趣了。】


【遗言】


【我真不该,说那句话】


 


开始投票……


 


班小松:


【易烊千玺说的话不多……最有指向性那句……想到这里不禁眉头一紧】


邬童:


真不该说那句话?(想想千玺说过的话,然后皱皱眉?)我?


小七:


【心里依旧无法接受惊羽去世的事实,但听到遗言心里一震】


Karry:


第三天了,熟悉的感觉,下楼时却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,心里头咯噔一下慌的厉害,四周寻着人的身影,看着人从台阶上走了下来,那点儿心思瞬间卸了下来,任了人窝在自己的怀里,看到一个一个的来人后越发低沉,又少了一个,所以这一次又是谁,而他…又说了什么话?思虑着揉着小孩儿的手指,说话底气略有些虚


/我…我投邬童


班小松:


这轮……我弃权……


尹柯:


(越来越复杂的局面,只感觉大脑都混乱了,全然已经没有解题时的清晰的思路,心里有什么挣扎着想要探出头,却狠狠地被自己遏制了,无力的开口道)我……我也弃权


邬童:


你们为什么弃权!?(惊讶的看着两个人)所以……你们也是认为是我所以才弃权的吗!?(激动……又失落地看着尹柯)


小七:


我...【看向karry时略带犹豫,但细思千玺的遗言,沉思许久】我投尹柯。


尹柯:


我…我真的投不出……已经有这么多的人……(再也说不下去,虽说平时冷静稳重,但到底也还只是涉世未深的人罢了)


邬童:


你凭什么投尹柯!(下意识护在尹柯身前)我还要投karry呢!


尹柯:


不,邬童,等等】


班小松:


切慢!我改投Karry


千智赫:


做做数学题【起了身】邬童从一开始就就在指认,常安,林道长…我不认为他是杀人犯,因为他太傻。要么,走的人有一个是他的同伴,要么,就是他傻。【抵了抵karry的额头,又道】千玺那句话,让我彻底打消了怀疑。夜黑风高,他不可能那么清楚,除非他是故意引向邬童。那么……小凯在等他,他是团圆了。他要保护谁呢?我和karry,邬童三人,都没死。很奇怪,这是一个被怀疑的好理由。所以我投小七。


【karry出局,游戏继续】


 


【karry……消失】


 


【黑夜给了杀手最好的保护色……人们都入眠,今夜又将如何……】


 


昨夜是个平安夜【天亮了,昨夜一个幸运者出现。】好好珍惜,你的时光。


 


讨论时间】


 


千智赫:


没话可说了我投小七,你们随意。世间没有留恋了。


小七:


我还是投尹柯。【双目无神】


邬童:


我投小七!绝对不会是尹柯!(就是莫名的相信一直在身旁的那个人)


尹柯:


(忽然就又被那人的话感动了,他总是这样,不经意间,却总是可以,触到自己的心)


小七:


【忽然一个激灵】不,我要投班小松。


班小松:


弃权


邬童:


尹柯,你呢……(知道那人善良,可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他)尹柯……我,我需要你在我身边。


尹柯:


我……好吧(眼神渐渐坚定)我还是信任他们,所以,我的选择,和邬童一样


小七消失】


 


【游戏继续】


 


【人们都疲累不堪,没心思。已经被逼的难受,却无可奈何,只能睡去】


 


【杀手】


睡吧


一把刀


【我的第三个天使】


 


【遗言】


【是我意想不到的人,相信我家那位】


班小松:


投千智赫【摊手】


千智赫:


邬童()


邬童:


意想不到???难道……(看向班小松愣神,然后甩头,又看向千智赫,难道是看起来最单纯无害的千智赫)啊………


邬童:


班小松,对不起 


千智赫:


班小松


班小松:


……没救了


【游戏结束】


 


【杀手胜利】



之后会有彩蛋哦


欢迎各位加入我们或者围观我们,现缺大量源皮和想哲,门牌号:524473166

评论
热度(105)
  1. 可乐口苗le个口羊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可乐桜棭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火阳火瑜bayonet 转载了此文字
 

© 甜尤 | Powered by LOFTER